您好!欢迎您光临光明的使者--肖志国的人生传奇_耕夫犁吧:小说/散文/诗歌/通讯…… 耕夫个人网站! 聊天室 I 论坛 I 免费电影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人物访吧>>>光明的使者--肖志国的人生传奇
耕夫责任田
电子时钟
最新作品
·祭诗·挽歌·颂辞——母亲仙逝百日祭
·做母亲的孝子——写在母亲满七祭日
·农民工
·好书如良友
·寒夜忆母亲
·创新是一种责任,更是一种使命
·广州高新区:驱动珠三角创新动力源
·寄友人
·点点滴滴都是爱
·又见紫竹林
本站公告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最新图文
更多……
友情链接






光明的使者--肖志国的人生传奇
发表日期:2006/5/25 14:15:00 出处:耕夫试犁园 作者:耕 夫 发布人:GengFu 已被访问 413

——记大连路明科技集团总裁肖志国

 

“走了这么远,寻找一盏灯”——这是当代诗人顾城的名句,与其另一名句“黑夜给了我一双眼睛,我要用它寻找光明”一样闪耀着灵动与哲理,将这两联诗句用在大连路明科技集团总裁肖志国身上是再恰当不过的了。

肖志国的创业经历颇具传奇色彩:在“金饭碗”科研所不呆,非要跃身商海金潮一搏,这是“知识分子”不愿做的;不满足于已经获奖的科研成果,而非要拿到市场上去打拼,这是“知识分子”不会做的;开拓市场,国内头撞南墙不罢休,偏要去国际市场见个高低,这是“知识分子”不敢做的。然而,肖志国却“硬着头皮”做下来了,“不安分”变成了“创新”。如果没有“市场经济”的出现,肖志国也许不会选择“下海”,他可能还是一个优秀的科研人员甚至科学家,他的人生与事业也不会迂回曲折。直至峰回路转的今天,他才笑谈当初做出选择时的勇气和胆量。他的创业故事由此变成了创业传奇,人们读起来不由得多了一份荡气迴肠……

 

搞科研  高处不胜寒

 

肖志国是笔者采访的企业家中学历最高的一位:中国科学院研究生、2003年中国工程院院士候选人、2004年度中国科协求是杰出青年成果转化奖获得者、中国优秀民营科技企业家。

如果不看重财富、头衔和光环,也许人与人更容易成为朋友。在那幢规模宏大、设计前卫的路明科技大厦办公室里,记者采访了肖志国。坐在面前的肖总与笔者是同龄人,他属虎,笔者属兔。可能正是这个缘故,我们的沟通与交流没有“代沟”。他中等个头,举止儒雅,文质彬彬,看上去与一般搞科研的人别无二致,但从他的谈吐和行为中,记者又觉得他与一般的科研人员大有不同,用“儒商”来形容他似乎更为贴切。

20世纪60年代,肖志国出生在辽宁锦州农村,那时中国许多地区还没有电灯。在黑暗笼罩的夜晚,即使像蜡烛那样的微光,也算是一种奢侈的恩赐。夏夜里,小志国常和小伙伴们在草丛中捕捉萤光飞舞的萤火虫。他们把萤火虫装在透明的瓶子里,带回家照明,萤光持续了不了多久,亮度就渐渐减弱。小志国便开始琢磨,经过几天的实验观察,他偷偷在蚊帐底边剪下一块网纱,做成一个口袋,把萤火虫装进去,发现不仅亮度明显增强,发光时间也增加了许多。虽然,他当时并不知晓其中的原理,但是,对“光”的兴趣和渴望,却影响了他的一生。

考大学时,肖志国报考了物理专业。四年后,当他如愿以偿地走进中国科学院攻读固体发光材料专业研究生时,他相信自己久蕴的梦想一定会在这个舞台上发出现实的光芒。

真理的道路只有一条,但通往真理的道路有无数条。在蓄光型自发光材料这个让国内外科学家们困惑了半个多世纪久攻不下的世界性难题面前,肖志国沉思良久:如果依照前人的方法继续强攻,即使成功也许要等到白头。必须打破常规,寻找捷径,或许反向思维,跳跃前进才是惟一的出路。

那是一个难忘的开启光明之夜。经历了千百次异想天开的实验,熬过无数个不眠之夜的肖志国,在别人纷纷离开实验室去吃晚饭时,他却因极度疲倦,打着赤膊在实验桌上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当他的梦境被一片耀眼的光芒照亮时,他睁开了朦胧的双眼。此时,天早已深黑,而实验室却多了一团绿色的亮丽,肖志国此刻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起身走到窗前,玻璃反射出他满脸的荧光,这回可真的把他惊醒了——“啊,我成功了!”——他抓起一把发光的粉末,忘情地涂抹在身上,飞奔出实验室,兴冲冲地扑进夏日温馨的夜幕中……

功夫不负有心人。肖志国凭着他的科研成果和开发能力,很快“鼓捣”出第一代性能稳定的稀土蓄光发光新材料,这种新型发光材料是一种国际首创产品,属高科技节能环保新材料,该产品的突出特点是材料的特殊晶体结构,具有极强的吸光、蓄光、发光能力。通过吸收各种可见光后,在暗处可持续十多个小时以上以余辉发光,其发光强度和持续时间是传统硫化锌型荧光粉的数十倍,而且这种材料本身无毒无害,不含任何放射性元素,稳定性耐久性优良,吸光和发光的过程可以无限次重复。

1988年,作为中科院高材生的肖志国放弃了继续深造的机会,他选择了大连市经委研究所。这是一个集科研、开发、应用于一体,带有政府职能性质的研究机构。在这里既能搞研究开发,又能结合实际应用,并直接面对企业,面对市场。这正是肖志国所需要的用武之地,因为,他不想让自己宝贵的研究成果,也像科研院所中大多数的优秀科研成果那样被束之高阁。他要实现自己的科研价值,就必须踏上实践之路。

搞科研需要执著与智慧,更需要对寂寞和清贫的坚守。现实的冷漠丝毫没有减弱肖志国的创新创业热情,为了验证自己的科研成果,他节衣缩食,把每月97元工资(当时是较高的收入)的大部分都用在实验上,连父母给他筹办婚事的1万元钱也扔了进去,最后他只剩下了办理结婚证用的40元。

管理心理学家认为:一个人的创新能力与其个人的气质、动机、情绪、习惯、态度、观念以及才能各方面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在创业中,有人成功,有人失败,成败在于对综合要素的把握程度。

1992年,肖志国已经把完全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发明成果,千锤百炼成了世界顶级技术,但因资金瓶颈卡壳而寸步难行。怎么办?他是进亦忧,退亦忧。机遇总是青睐那些有思想准备的人。他正好赶上了政府积极鼓励科技人员下海经商办企业的火热浪潮。在大连市政府和大连高新区的支持下,他获得了20多万元的启动资金贷款。于是,肖志国成立了大连高新技术商业研究所,立志要闯出一条高新技术成果商品化之路。跃跃欲试的肖志国按捺不住“高处不胜寒”的寂寞,立志当一个搏击商海的弄潮儿了。

 

 

行路难  难于上青天

 

开办企业之初,几个志同道合者,一间“东倒西歪屋”,决定了肖志国没有退路的创业征程。他回忆说,最艰难时,工资根本发不了,靠的是一位打字员拼命加班多打些字,以这份微薄所得,勉强给大伙发点生活费。

创业的艰辛还在后头。为了将产品推销到市场上去,肖志国千方百计寻找着商机。一次他赶赴北京,在国际发明博览会上第一次公开展示出蓄光型自发材料。没料想,压根儿没有人相信他的产品。一天,几个国内著名大学的教授驻足在他的展位前,详细询问了材料的性能、特点、原理之后,仍然肯定这种产品一定带有放射性,并认为肖志国的解释不合乎理论依据。情急之中,肖志国抓起一把材料粉末倒进水杯里,一口吞下,然后拍着胸脯说:“我希望您们相信这是真理。”

肖志国干下了这“真理之杯”,打消了教授们对放射性危害的恐惧,每人拿了一包样品回去研究。几天后,一位老教授打电话祝贺这个年轻人创造了人类发光史上的一大奇迹。

不久,在香港举行的大连招商会上,肖志国的发光材料引起了不少外商的浓厚兴趣,一些人购买样品回去研究实验。因为,不经过严格的研究验证,他们是不会轻易相信和使用一个新产品的。这就意味着需要时间。但是,对肖志国而言,时间就是机遇,等待就是等死。

时光很快过去半年,肖志国走遍大江南北,试图开辟市场营销之路,日夜兼程,却举步维艰。他几乎跑遍他知道可以应用其产品的全国数十个厂家。在他推介产品时,厂家完全不相信这个年轻人能创造出性能远远超过以往、并且没有放射性和污染产品的发光材料。当他准备亮出自己的“宝贝”时,对方立刻露出惊恐的神色,双手作揖告饶般地请求肖志国千万不要打开,说:“越好的发光材料,放射性就越强,对人体的危害越大。”肖志国据理力争,最后的结果是,对方喊来几个保安,硬是将他轰出门外。

四处碰壁、求助无门的肖志国,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上海和天津的两个大型手表生产厂家上。当手表厂领导耐心地听完了他的产品介绍后,满心欢喜的肖志国提出合作开发装饰手表的意向。但两家手表厂领导都表示缺乏开发新产品的资金,赌气的肖志国急了,他豪气干云地表态:我可以免费提供产品和技术,直到贵厂获取利润时为止。未曾想到,他的慷慨竟越发引起了对方的怀疑:如果真是好产品,哪有这样的傻瓜?!

就这样,在茫茫商海之中,肖志国撒尽了鲜醇的鱼饵,却成了丰腴之海的守望者。20万元的货款和10多万元的债务像巨石一样沉重地压在他的身上。肖志国整个人仿佛掉进了冰窟,身心透凉——这个在黑暗中创造光明的人,却在传播光明的路上看不到一丝光亮!

“挫折和失败让我们变得比较聪明起来”,这是一位哲人的话。每一个创业者,都有一部酸甜苦辣的创业史,对于高学历的“下海者”而言,“自找苦吃”的他们,更容易在失败的时候后悔,更容易“上岸”打退堂鼓,也更经不起失败——毕竟他们不是“一无所有”,不是“光脚的”。对他们而言,坚韧不拔的毅力,吃苦耐劳的精神,迎合市场的适应性,可能是更需要的内在东西。

由此我们不难想到,在中国,科研院所有为数众多的高水平科研人员,还有大量的科研成果“胎死”在“保险箱”里,更有大量的通过鉴定甚至获奖的技术和产品被封锁在实验室里。他们缺少的,或者说极为短缺的,是肖志国这样既懂技术、又敢闯市场的创业者。是的,我们的创业环境还不够好,融资条件不太完善,舆论氛围也不够宽容,这就更需要我们的科研精英有胆量和志向走出这一步。毕竟,全社会对创业的认知已经今非昔比。

市场在哪里?如何打开市场?肖志国独自漫步大海边,伫立礁石之上,深深呼吸着大海充满生机的自由元素,万千思绪随着汹涌的大海潮起潮落,任凭海潮拍打英雄落魄的悲壮。处于人生低潮的肖志国,从潮涨潮落的潮势中悟出了一个道理:人生奋斗所经历的艰辛,就如同自己发明的新型发光材料一样,首先要蓄光,然后才能发光。我现在未能实现自己的理想,恰恰说明我蓄的光不够……他眺望广阔无垠的大海,猛然感到自己的眼光太短浅,或许,希望在远方!在大洋彼岸!

 

 

闯天下  谁人不识君

 

经济学家乔治·吉尔德在其著作《企业之魂》中写道:“企业家至关重要的作用与科学家最重要的作用相似,在于创造一个全新的市场或理论”。“下海”后的肖志国像上门推销的小贩那样,“走街串巷”,“提篮小卖”,他渴望将他的新型自发光材料呈现给社会,希望得到“伯乐”的赏识,那一刻,他的发光材料很像“丑小鸭”,但是,融化了高科技成果的新产品,毕竟是翱翔的天鹅——天无绝人之路——在远方,在市场经济更成熟的彼岸,他找到了“知音”。

在德国、在日本、在美国……,肖志国受到了高规格的礼遇。日本一家著名商社,从社长到全体员工在公司门外列队恭迎,德国人在中世纪城堡式的豪华宫殿里盛宴款待这位来自东方的客人……

在国内深感“行路难”的肖志国,却在遥远的异国他乡强烈体味到“天下谁人不识君”的人生价值。他知道自己手中紧握的这个“宝贝”,恰如一包炸药,在震惊世界的同时,也将自己置身于危险的前沿阵地之上。在科技极为发达的今天,在这些世界发光材料行业的“强龙”面前,再高奥的发明成果,一旦公开,其奥妙就如窗户纸一捅即破。然而,他别无选择,此时的他还能有别的选择吗?!肖志国无法像某些国际大公司那样直接用相关的产品率先占领市场,迅速获取巨额利润后再开发提升新产品,实现新的市场垄断。他只有铤而走险,换取他急需的第一桶金,再以毅力和智慧实现产品的更新换代——这无疑是一步“险棋”啊!

险棋一步藏高招,卒子过河无退路。好在世界上许多重要领域都急需这样的好产品,尤其是在一些发达国家。1993年恐怖分子在美国世贸大厦地下停车场引爆了一枚炸弹,炸死8人,致使1000多人受伤。事发时,大楼的楼道里一片漆黑,逃生的人们相互碰撞,造成了很大伤亡,救援人员用了6个多小时才将大部分人员疏散。随后,世贸大厦在修复时,决定安装世界上最好的紧急逃生系统,施工者购买使用了2吨路明的自发光材料。美国官方人士称,残酷惨烈的“911事件”爆发时,正是靠着这些发光材料,帮助大批无辜的人走出死亡的阴影。

那些极富经验的国际知名公司采取先合作后竞争的战略,首先开始的是争夺路明产品代理权的商战,包括世界500强的德国赫斯特和美国GE公司在内的十几家大公司纷纷参与了竞争,在欧美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在肖志国的自发光材料技术逐渐成熟的背后,几大著名的发光公司纷纷在暗中加紧了对这种新型发光材料的研究和仿制,他们企图在较短的时间内赶超路明,以夺取在世界自发光产业的领导地位。这些长期统领着世界发光产业的巨头们的实力可想而知,每一个公司的辉煌历史都远远超过肖志国的年龄。

肖志国审时度势,把握先机,一方面与客户积极合作争取销售更多的产品,另一方面加紧在世界各地建立路明的营销网络。他知道,这是一场持久战,更激烈的比拼还在后面。为此,他并不急功近利地去争夺市场,而是把更大的精力投入在产品升级与创新上。虽然路明在国际市场上的直接用户增长缓慢,但是路明的核心技术却牢牢地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国际贸易对一个科研工作者来说,无疑是一道艰难的屏障。但肖志国坚信,最好的产品必须要拥有最好的价格,他开始与各国贸易高手逐一过招。

有一个外号“中国通”的日本商人,在几十年的中日贸易生涯中,他的精明和刁钻令许多中国企业深感头痛:他善于捕捉对方的漏洞和弱点,然后把价格压至让人难以忍受的程度。

肖志国在和这个日商谈判之前,制定了以奇制胜、先声夺人的策略。肖志国首先阐明:我们的产品是世界上“最好的产品”。而日本商人把所要材料的技术指标在路明原来标准的基础上提高了10%,以为肖志国起码也不敢当场允诺,再借机压价。没料想,肖志国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他将计就计地说:“如果我不能提高10%,我可以降价50%,但是,如果我提高了20%,你能否给我涨价50%?”老道的日本商人先是大吃一惊,立马露出狡诘的笑意,心想这个毛头小伙子以为虚张声势就能把我吓倒。他一拍桌子,大声说道:“一言为定,不许反悔”!这时,肖志国站起身来,斩钉截铁地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谈判的结果令所有在场的人都目瞪口呆。原来120美元1公斤的价格,竟然以180美元成交。庆祝酒会上,日本商人翘起大拇指,对肖志国说:“精明的年轻人,你真厉害!”

谈起路明的发迹史,真有些不可思议。路明走的是一条首先打开国际市场,然后占领国内市场的成功道路。至今国际市场上的国际买家仍是路明的主要客户,路明及旗下的7家核心企业,16家合作企业占有全球同类产品市场的70%份额。

墙内开花墙外香。肖志国和他的路明公司产品在国际市场上取得的业绩引起了国内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有关部门已联合审定将发光消防安全疏散指示系统列入新审定的国家消防规范进行实施,天安门广场改造、人民大会堂、三峡工程、上海地铁、东方明珠电视塔等国家重点工程亦已率先使用,世界第三、中国第一高楼——上海金茂大厦正在安装施工,不久将投入使用。

然而,对于第三代自发光材料的认识与应用,国内还远远不如国外。目前路明自发光材料大部分用户都在国外,路明的产品已经使20多个国外企业挣了数十亿美金。肖志国介绍说:“中国是世界上稀土资源最丰富的国家,储量占世界的80%,我们又拥有自发光材料的专利权,中国完全有条件将发光产业做大做强,充分享受资源与技术给我们带来的优势。但就目前的发展势头而言,中国却落在了后面”。肖志国认为,这其中有一部分原因是观念上的问题,比如在消防领域的应用上,由于欧美文化尊重生命,强调以人为本,对于安全方面的革新更容易接受。比如,一艘普通客船或一栋高层建筑全套应用自发光系统需要十几元到几十万元的投入,很多企业抱着侥幸心理不愿意承担这部分安全费用,忽视了产品巨大的社会效益。

 

 

和者众  誓做“追光人”

 

在当今社会,高科技产品往往给人以“高处不胜寒”的印象,好像离一般消费品很远,离一般消费者很远;“曲高和寡”常被用来形容某些科技含量高、价格高的产品难于打开市场。实际上,“曲”再高,终有“和”者,关键是要找到“知音”。肖志国创业之初,又何尝不想先打开国内市场,但从当时国内企业对安全性产品的认识程度,对高科技产品价格的接受能力等方面看,确实没有达到“有效需求”,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坐等机遇,只能坐以待毙!

当然,从企业的长远发展看,多数情况下不一定总是“曲高和寡”,甚至可以说,只有当产品从“精英消费”走向“大众消费”,才能最终确立产业的强势地位。典型莫过于汽车——如果不是福特的T型车让汽车成为大众消费品,汽车业何以能成为几十年常盛不衰的支柱产业?再如电脑,如果不是价格迅速下降,性能快速提高,电脑日益成为大众化的普及商品,那么,“信息时代”、“网络时代”都是空话,IT业在世界经济的主导地位也无从谈起。

记者特地向肖志国总裁求证一件传闻。据说当初国外一家著名公司要出2000万美元买断肖志国的产品专利而遭拒绝,肖志国淡然一笑,他由衷地说:“现在的路明对我而言,不同于初期搞发明和科研,单纯出于兴趣或者说为了生存。路明已被国际社会所承认,也体现出了我们产品应用的价值和意义。中国是一个文明古国,我们的祖先曾经为人类创造了火药、指南针、造纸、印刷术,但是,这些发明却被外国人充分利用,变为侵略和欺压我们的武器和工具。就现代高科技来说,我们中国率先发明了超导技术,但由于产业化跟不上,我国每年还要花巨资向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购买。因此,作为路明人,我们深感肩负的社会责任和使命的重大。企业生存了,解决了许多人的生存,企业发展了,发展了许多人的未来。更为重要的是,她给我们的国家和民族带来了无比的自豪与荣耀。”

肖志国认为:现在国内已开始出现了自发光产业热潮,但许多企业缺乏长远目光,甚至有人听说自发光这个新兴产业能赚大钱,就盲目上马。山东一家投资数千万元的公司,没干几年,现已面临破产。做企业,特别是高新技术产业,光靠初期技术而没有强大的研发实力支持,就会很快被淘汰。如果国内哪家企业需要,我可以给他配方和技术,因为仅有这些是不够的,你也很难生产出好的产品,也更难保证实现市场价值。现在国内许多小企业的规模太小,产品质量不稳定,惟一的手段就是以低价格来冲击市场,使中国尚未成熟的市场更加混乱无序,削弱了中国产品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相比之下,国外企业的成功之处在于,善于用最新的高科技产品提高传统产品的性能,其产品的附加值就会成倍、甚至数十倍的增长。

谈到中国自发光产业的现状时,肖志国感言:“我们欢迎更多的企业投入到发光产业中来,和路明一起把中国的发光产业做优、做大、做强,实现我们国内企业之间的双赢。有钱大家挣,大家挣大钱,但一定要把目光放在自己优势范围内的产品升级和创新上。再说,一个企业,一个优秀人才搞一次创新不难,占领一次‘制高点’也不难,难的是持续不断地保持活力,难的是总能在市场竞争中找到自己的有利位置。创新是永无止境的。”目前,高居世界自发光产业龙头地位的路明集团,最大愿望就是以自己的技术优势和产业优势,带动经济发展,振兴民族工业。

其实,在肖志国的心里,路明一定要成为一个品牌,一个享誉世界的中国品牌。一提到自发光产业,人们就会像提到西雅图的飞机、德国的奔驰、松下的电器那样,自然而然地想起中国的路明。

为了加速实现规模化生产,大力发展新型自发光产业,2000年11月18日,路明科技集团引进了国内几家颇具影响的投资商作为公司战略投资同盟,将下属子公司大连路明发光有限公司改制成为大连路明发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路明把企业管理作为企业长远发展的战略性力量,在充分吸收国内外优秀企业先进的管理经验基础上,努力使自己积极参与世界性的经济竞争,成为社会化的现代企业。

肖志国雄心勃勃,他提出,路明要建设世界第一个发光产业园。占地8万平方米的路明科技大厦已经落成竣工,标志着世界上最大的发光产业基地在这里建成。此工程被国家列为重大产业化示范工程,我国首家发光产业博士后科研工作站在这里运行。肖志国要抓住世界发光产业面临全面整合的契机,及时推出路明未来发展大计,以现有产业、品牌和市场网络为基础,通过完善发光产业园硬件载体——路明科技大厦及其附属设施,吸纳业内100余家企业入园,从而实现发光产业的集约式经营,使大连路明发光产业园区不仅成为一个发光产业基地,更是一个具有良好学术氛围的技术交流中心和产品规范中心。

据专家预计,在未来十年里,全球的光子产业值将达到5万亿美元,仅创造光产业中的光源就有2000亿美元的市场。作为一项发明,肖志国的成功是不争事实,但要形成一个大产业,将“路明”发展成为中国乃至世界的一个产业品牌,肖志国的付出远要比发明创造艰难得多。

电子芯片成就了美国“硅谷”,光子芯片能否成就中国“光谷”?

目前,国内外的很多企业都在做“光”的文章,武汉、长春、西安等地都在搞“光谷”建设,谈到这个话题,肖志国介绍说,光产业包括创造光、利用光和转换光,国内的这些“光谷”是转换光,只是光产业的一部分,路明现在做的是创造光和利用光,目前还是国内惟一,以后计划逐步涉猎转换光。路明的发展目标是要在短时间内将自发光产品打造成国内外重量级的“发光”品牌,不仅勇当“中国第一”,还要敢当“世界第一”!

做一个“追光人”,肖志国光明在前途。

“走了这么远,寻找一盏灯”——肖志国的事业之“灯”不仅照亮了“路明”的前程,而且照亮着中国民族工业的未来……

 

[ 本文发表在《中国高新区》杂志2005年第3期 ]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篇文章:行者无疆

下篇文章:儒商陈志峰--新疆外贸王陈志峰速写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耕夫犁吧:小说/散文/诗歌/通讯…… 耕夫个人网站(二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027-67880220 电子信箱:whgengfu@sina.com 联系人:湖北-武汉-耕夫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