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梦里依稀慈母泪_耕夫犁吧:小说/散文/诗歌/通讯…… 耕夫个人网站! 聊天室 I 论坛 I 免费电影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读吧>>>梦里依稀慈母泪
耕夫责任田
电子时钟
最新作品
·祭诗·挽歌·颂辞——母亲仙逝百日祭
·做母亲的孝子——写在母亲满七祭日
·农民工
·好书如良友
·寒夜忆母亲
·创新是一种责任,更是一种使命
·广州高新区:驱动珠三角创新动力源
·寄友人
·点点滴滴都是爱
·又见紫竹林
本站公告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最新图文
更多……
友情链接






梦里依稀慈母泪
发表日期:2006/5/24 8:36:00 出处:耕夫试犁园 作者:耕 夫 发布人:GengFu 已被访问 369

 

 

       人在旅途,心泉一脉,魂牵梦萦是亲情。在所有的亲情中,母爱可谓是人世间最真挚、最纯朴、最持久、最无私的情愫了。

       母亲的人生道路是坎坷的,同时却拥有朴素的荣光。母亲正如一棵农作物,含辛茹苦地将亲情之根深植在泥土里。自从母亲带着正茂的风华植根我们张家之后,不仅使我的父亲干渴的心灵得到了滋润,而且使我们张家的天空明媚而亮堂起来。

       穷人的家境只能顾及眼前的衣食,母亲对子女的教育很平民。不识字的母亲不可能给我们以知识的熏陶,不可能在清风里给我们讲解《增广贤文》,也不可能在明月下讲述《海的女儿》,但是,母亲一生勤劳俭朴,心胸坦荡,为人谦和,不计得失,在平常而琐碎的事理上有着自己的准则,这一点对我的影响很大。母爱的渗透是潜移默化的,如果说我学得了一点点待人接物的和气,如果说我在遭遇不公而怒发冲冠时能够息事宁人,如果说我在高考落榜之后能够从一个农民作者成长为一个以写作为生的文化人,所有这些我都得感激我的母亲,是她老人家的养育和教化,让我在长大成人的过程中,数着年轮,历练风雨,一点点懂得了为人处世的道理,这是我人生一笔永远的财富,让我此生受益匪浅。

       母亲的贫贱是父亲造就的,父亲同时也造就了母亲高洁的品格。父亲有先天遗传性脚疾,挑不得重担,下不得水田,走不得远门,做且只能做些岸上的轻便农活,年青时学得一门剃头手艺,在割“资本主义尾巴”的年月,父亲只得丢了剃头刀,为生产队放牛。母亲则充当了男劳力,上畈下地出力挣工分。我的家乡在长江边上的黄冈,洪水之患年年发生,每年冬季的枯水季节,上工地做水利很是辛苦。母亲以她柔弱的双肩,扛起本应属于父亲承担的义务,披星戴月,早出晚归,有时还在工地上守堤。所以,在我幼小的心灵里,母亲更令我们感佩——因为母亲为我们全家筑起了另一道护卫安宁的生命堤。

       贤淑好客,慈爱宽容,是母亲一生的秉性。在我的记忆里,凡是家里有客人来,无论家境怎么窘迫,母亲总要想方设法弄出一点好吃的东西款待客人。遇上亲戚家中有红白喜事,母亲总是把那套青布衣裳从箱底翻出来,亲自去贺吊——礼份多半是三尺花布或一匹床单。回家时她又赶紧把那身青布衣脱下来,洗得干干净净,晒干后叠放在箱底,以便下次有喜丧事时再穿——那是母亲陪嫁的衣服,我们不曾见过母亲添制过什么新衣。直至我结婚成家那年,妻从拮据的手头挤出了一点钱,给母亲买了一套质地较好的衣服,母亲先是埋怨我们乱花钱,后来到底还是接受了,但她依旧舍不得闲置那件青布衣,直到那件衣服破旧得不能再穿了,才经过母亲的手变成了一块又一块的抹布。

       母亲节俭的生活态度,同样表现在一日三餐上。苦难的日子不提了吧,单说日子翻了身之后。父亲去世以后,我和妻每年都要接母亲进城小住一段时日,带带孩子,洗洗衣服,以此化解老人的孤独,最主要的还是可以随时改善改善餐桌上拼盘的图案。女儿青禾每餐留在碗里的剩饭残菜,或撒在桌上的饭粒,都被母亲小心地捡起,一颗一粒地吃下,她说城里不兴养猪养鸡,残菜剩饭倒掉怪可惜的,富日子要当穷日子过呢。夜里,妻在枕头风里对我说,难怪你平常总是乐意当“潲水缸”,原来都是你娘教化的呀。我冲妻一笑,说,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难道我娘教化错了?妻用手一点我的鼻尖,笑道,没错,看来以后我们还真得学会节俭呢。没想到妻说到做到,以后每餐能吃多少弄多少,决不轻易浪费一粒饭菜一羹汤了。

       儿多母苦,祸兮福兮。母亲生育了六个儿女,两个夭折,四个存活,我在幸存者中排行老二。儿孙满堂,孝心可餐,母亲很是欣慰。有一次,母亲对我说,等老幺成了家,我的心愿也就圆满了。终究有一天,我会去告诉你们的父亲,他走的时候托付给我的事,我都亲眼看着实现了,我知足他也该满足了。说这话时,我看见母亲的眼里闪烁着喜悦的泪花。是啊,对于我们来说,最大的幸福莫过于有理解自己的父母,我们过早地失去了父爱,却加倍得到了母爱的照耀,这是命运的恩赐啊!母亲的伟大,不仅仅在于凝结了儿女的血肉,更在于塑造了儿女的灵魂——母亲的一生,是一次爱的旅行。

然而,母亲老了,真真切切地老了,而今镜中的母亲远不比从前照片上的母亲,光阴之刀剥蚀着母亲的青春。身在省城的我,时常梦见远在故乡的我的母亲,她老人家含泪的笑容冰释了岁月的沧桑和人生的屐履。进入垂暮之年的我的母亲,满头的银发是她操劳的见证,蹒跚的步履记录着她生活的艰辛。母亲啊,当儿女们跌倒需要扶起,揉一揉伤痛并且给儿女心灵一个亲吻的——是您——我们的欢乐是您脸上的微笑,我们的痛苦是您眼中的忧伤,我们可以走得很远很远,却怎么也走不出母亲的心灵……

母亲节就要到了,我约好了同城而居的兄弟姊妹,一起回到母亲居住的老家去,一来看望前不久病过住院的老母亲,二来也不妨权作一次乡村农家游吧……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篇文章:知青小说--情种非孽债

下篇文章:春天的渴望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耕夫犁吧:小说/散文/诗歌/通讯…… 耕夫个人网站(二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027-67880220 电子信箱:whgengfu@sina.com 联系人:湖北-武汉-耕夫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