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张贤其人其事_耕夫犁吧:小说/散文/诗歌/通讯…… 耕夫个人网站! 聊天室 I 论坛 I 免费电影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小说看吧>>>张贤其人其事
耕夫责任田
电子时钟
最新作品
·祭诗·挽歌·颂辞——母亲仙逝百日祭
·做母亲的孝子——写在母亲满七祭日
·农民工
·好书如良友
·寒夜忆母亲
·创新是一种责任,更是一种使命
·广州高新区:驱动珠三角创新动力源
·寄友人
·点点滴滴都是爱
·又见紫竹林
本站公告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最新图文
更多……
友情链接






张贤其人其事
发表日期:2007/5/16 13:49:00 出处:耕夫试犁园 作者:耕夫 发布人:GengFu 已被访问 430

 

        张贤自县师范毕业,先分配到古城中学教学,为人师表若干年,总觉得教书太枯燥乏味,就想换个环境,他托人缘找关系终于如愿以偿地调进了教委机关。

        张贤生性懦弱,为人迂腐。他的人生际遇是颇值得同情的。他离过两次婚,结过三次婚,现在正跟第三个女人度日如年——这话是张贤自已说的——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张贤大发感慨。

        第一个女人是张贤所爱的,却跟一个做生意的人私奔了。第二个女人很爱张贤,但是张贤却不爱她,最终也离了。对这个跟他同床共枕的第三个女人,张贤是又爱又怕。爱这个女人的什么张贤很糊涂,但是怕这个女人的什么张贤却很清楚。想起那场“家庭战火”,张贤至今仍心有余悸。

        张贤有一子,张良,是第二个女人生的。对这个孽种,第三个女人不曾有过好态度。这个女人骨骼粗壮,力大如牛,对文弱书生张贤来说,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但是,为了儿子有一个合法合理的家庭地位,张贤也曾试图像驯服前两个女人一样去驯服第三个女人,可是他失败了。

        一天晚上,儿子张良因偷了家里的二十元钱去玩游戏机,被继母当场捉住,并狠狠地揍了一顿,恰巧被下班回家的张贤撞见,张贤就与女人争执起来。谁知斗争逐渐升级,由争吵而动武,由动武而发展到肉搏。起先张贤豪气如牛,愈战愈勇,女人倒有几分怯阵。却见张贤得寸进尺,女人的泼劲就上来了。发了母性虎威的女人攻势凌厉,只三拳两掌就把张贤打得节节败退,一直退到床前,女人仍频频出手。张贤如斗败的公鸡,恨不得脚下有一条缝钻进去。眼看没有退路了,张贤急中生智,竟滑滴滴地趴在床底下去了,他感到遍身的骨头像散了架似的支离破碎了。

        女人吼他:出来,老娘今天倒要领教领教你大男子主义的威风!女人边吼边跺地板,直跺得地板晃颤颤的。张贤哪里还敢出来,他抬头看见立在床前夜母叉一样愤怒的女人的两只粗脚,说,老子怕是不怕你的,要我出去我是不会答应的,看你能把我怎么办?!女人见好就收,战事方才停息。

        自此,张贤的家庭地位一落千丈,威信自然不值一提,对女人的所作所为,他是敢怒而不敢言。爱亦奈何恨亦奈何。张贤落了个“惧内”的名声,而这个女人因嫁了张贤为妻,做了张良的继母,张贤的同事和朋友就送给她一个“贤妻良母”的雅号。

        张贤在家庭中失去了一家之主的巩固地位,就很想在单位争个出人头地的席位。张贤知道,要出人头地,就得首先搞好与领导的关系。现在的选拔提干,全是一张编织的关系网,人人都是网里的鱼。只要工作无可挑别,提你拔他还不是全凭领导的一句话?那句话可是一言九鼎呢!

应该说,张贤是有能力的。他爱好文学,虽没有什么大作问世,却偶尔也有文学作品见诸报端,作家之梦一直诱惑着他。在教委机关,张贤坐的是办公室,日常工作是写一写领导讲话稿和新闻报道,拟一拟总结和计划什么的。他的顶头上司是一个笔杆子,重要材料都是由办公室主任亲自捉刀的,因此张贤充其量算是单位的半个笔杆子。张贤的迂腐就表现在这半个笔杆子上。坐在办公室里,张贤总想主动找点事做,“一张报纸一杯茶”的生活他有些腻了,可是足不出户的张贤又找不到创作的灵感,这让他煞费苦心。想到生命就这样一日一日地被平庸和无聊蚕食了,不仅作家梦难以实现,他的事业与前途也会荒废的,张贤就有些烦躁不安起来。

一日,张贤路过于招生办公室,看见办公室里人来人往,招生人员忙这忙那,教委陈副主任的身影在其间忙碌地穿梭。张贤触景生情,心生一念,忙蹩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抓腮挠耳,添油加醋地杜撰了一篇新闻报道稿,写完之后反复吟哦很是得意,下班途中特地绕道将稿件投进了邮局的信箱。

三天后,一份报纸在教委机关争相传阅,张贤的那篇报道发表了。那个豆腐块文章的大意是:市教委分管招生工作的陈副主任克己奉公,清正廉洁,在招生期间拒吃好处费,将别人送给他的价值三万多元的礼金物品如数上交给单位,这种拒腐蚀永不沾的精神着实让人称道。此事纯属子虚乌有,陈副主任压根儿就未向单位上交那笔所谓的贿赂礼金,那三万元巨款更是无从谈起!

陈副主任将张贤召到他的办公室,十二分恼火地搞了他一顿,招生办的同事对张贤也怨声载道。谁料一波未平一浪起,市检察院接到群众举报,抽调人马进驻教委,把招生办的帐目查了个水落石出,不仅查出了陈副主任利用职权吃回扣受贿赂的事实,还查出招生办私设“小金库”,超标准发红包的违纪行为。结果,不仅陈副主任丢了乌纱,判刑两年,而且招生办人人干系难脱,无一例外地退还了多发的奖金。一时间,招生办如临大敌,教委草木皆兵,人人芨芨可危,惶惶不可终日。

风波平息之后,张贤被派往教委辖办的一个服装厂,当了一名工人。他原想拍一拍领导马屁的,却不想拍在马蹄子上,后悔不迭。据说自此张贤封笔,自葬了那昙花一现的作家梦。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篇文章:黄州折扇

下篇文章:苏东坡,黄州文化的太阳(组诗)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耕夫犁吧:小说/散文/诗歌/通讯…… 耕夫个人网站(二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027-67880220 电子信箱:whgengfu@sina.com 联系人:湖北-武汉-耕夫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