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钱 殇_耕夫犁吧:小说/散文/诗歌/通讯…… 耕夫个人网站! 聊天室 I 论坛 I 免费电影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小说看吧>>>钱 殇
耕夫责任田
电子时钟
最新作品
·祭诗·挽歌·颂辞——母亲仙逝百日祭
·做母亲的孝子——写在母亲满七祭日
·农民工
·好书如良友
·寒夜忆母亲
·创新是一种责任,更是一种使命
·广州高新区:驱动珠三角创新动力源
·寄友人
·点点滴滴都是爱
·又见紫竹林
本站公告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最新图文
更多……
友情链接






钱 殇
发表日期:2007/5/8 10:52:00 出处:耕夫试犁园 作者:耕夫 发布人:GengFu 已被访问 240

    

 彭亮在高考的临门一脚劲射中失利,加上家境贫寒不能供他复读再考,于是他含恨含怨含悲地回到村小学当了一名民办教师——这已是三年前的事了。

        民办教师是一手捏粉笔一手拿农具的农村文化人,他们的两只脚是季节的风向标,开学时站在讲台上,假期里插在农田里。工资都是村里自筹的,自然没有多大的保障。干民办三个年头了,彭亮的教案里夹着三张村委会打的白条。一年一张。彭亮也不悔,自己读书十二度春秋,虽然在考学上没有出息,但当上了一个民办教师.总算没有白读了那场书。

        玉屏嫁给彭亮时,看重的就是彭亮的文化水平。在玉屏眼里,彭亮大小是个文化人,在村里大小算得是一个人物呢。听说彭亮快要转正了,由民办转成公办,那么自己的丈夫就是一名吃皇粮拿财编的国家教师了,他的脸上也有光啊。

        爱情是这个世界上最昂贵的奢侈品。有人断言,就男女而言,男人从生理上爱的是女人的身体,而女人从情感上爱的是自己的身体。玉屏属于那种有姿色,会打扮的一类女人,虽然落生泥土却风韵不俗。一个郎才,一个女貌,村里的人都这么说。漂亮的女人是很注重打扮的,打扮就要花钱。而彭亮每月一百五十元工资,远远不够玉屏花销的,何况还有必需的零碎家用。

        俗话说得好,烂草的烟多,穷人的气多,怨来怨去都是一个“穷”字惹的祸。为了钱,玉屏跟彭亮的争吵间餐不隔天,一天碰面三回有两回拌嘴,另一回必然是彭亮作了让步的。后来争吵逐渐升级,餐桌上玉屏摔碎了一口碗,还说当初嫁给彭亮是瞎了眼睛,摊上一个无用的男人活倒霉。彭亮的一股无名火就“腾”地一下蓬起来,顺手给了女人一个耳光。玉屏反身冲进里屋,拿了彭亮的课本和教案就撕,霎那间屋里如天女散花。彭亮救命似地上前抢夺课本,哪里还救得及!拉扯中玉屏咬了一口彭亮的手背,彭亮“哎哟”一声,顺势放倒了女人,赏了女人一顿拳脚之后,返身大踏步冲出门去。

        玉屏回了娘家,娘家在三五里远的紫竹林村。彭亮也懒得去接。课本和教案没有了,彭亮也没有脸面到学校去。托一个学生给校长带去一张请假条,声称自己病了,校长只好让别的老师顶替彭亮上课。彭亮在家里扎扎实实地睡了三天,有些无聊,就又想到学校去。正是无巧不成书,出门正巧碰上表兄上门找他。彭亮的表兄是做木材生意的,刚才去学校才知彭亮病了,于是就杀上门来。听了彭亮的诉说,表兄沉吟半晌,说。玉屏的想法我知道,就是嫌你那几个工资太少,还不是拖就是欠的。这样吧,反正你也把假请了,在家里呆着也是呆着,倒不如趁这个当儿跟我去跑一趟木材生意,我不会亏待你的。彭亮一想也是,就跟着表兄上了路。

        这一趟生意跑得很顺当,把大别山林场的木材往广东运。一个来回六天时间,彭亮只是押押车,一切开销由表兄全包了,还给了彭亮六百元。望着那六张“四人头”,彭亮有些不相信,这一天一百元的报酬实在是太玄乎了。表兄一拍彭亮的肩膀,说,如果你不去当那个孩子王,就跟我扎起捆来一起干,有我吃的就会有你喝的,就看你有没有下海的胆量了。

        彭亮回到家里时已是掌灯时分,玉屏正在烧火做饭。女人的心针梢细,她从彭亮进门时那张脸上的兴奋中读出了内容。彭亮掏出那六张捂得滚烫的钞票递给玉屏,玉屏眉开眼笑,全忘了那一番拳脚的痛楚。晚上,玉屏极尽柔媚地服侍男人,彭亮来了个坐镇巫山,明火执仗地让女人东边日头西边雨。事毕,彭亮将表兄的话对玉屏说了,玉屏歇息了呻吟,双臂搂住压在身上的男人的脖子,目光闪烁地说,那就去呀,这可是天上掉下馅饼的事呢。

        彭亮在去找表兄之前,专程去了学校一趟。他对校长说,他不想教书了,想去闯一闯外面的大世界。说这话时,彭亮不敢去看校长的眼睛。校长说,还有半年时间你就可以转正了,再说我也快退休了,我已把你作为校长候选人上报教育局了,怎么你说走就要走了呢?彭亮还是不敢抬头去看校长的眼睛,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决定是在玉屏和表兄的双重怂恿下产生的,并不是他的真实想法。他的脚尖就在地上画圆划圈,其实,彭亮对教书育人是有很深感情的,这一块净土和这块净土上生长的禾苗是他灵魂深处的土壤和阳光。  

        事已至此,校长说,要走的客留不住。留住了客留不住心。彭亮啊,你是一个很有发展前途的好老师, 我随时欢迎你回来,你可别忘了我们和这个学校啊。听了校长的这一番话,彭亮的喉头一哽咽,眼睛一涩.赶忙转身,走了。

        连彭亮自己也吃惊,他的经商才能在商场如战场的拼搏中得到了充分的展示。他先随表兄倒了几笔买卖,无非是倒买倒卖些木材、栗炭、水泥什么的,由于彭亮脑袋瓜活络,点子新,算盘精,为表兄很赚了一笔。表兄为了感激他,甩手给了他八千元劳务费。这八千元钞票,仿佛是一团烫手的火,彭亮的心里就生出太多的感慨来。想到自己干民办三年多时间,报酬竟不如这一个月的买卖实在。 ,难怪别人说民办是一只血吸虫,吸干了民办教师的血,到头来,教育还是又苦又穷的一身病壳。    -

        有人说,赌博有瘾,其实赚钱也有瘾。在人生的赌场上,彭亮有过三次赌博,第一次是在高考中,他失败了;第二次是辞职时,眼见他要赢了,而他却主动放弃了;这是第三次,他要充分利用这八千元的资本,在商战中去竞争,在生意上去狠狠地赚一把,让他的女人玉屏和全村人看看,他彭亮真正是紫竹林村一个说句话能引起地动山摇的人物。

        那天晚上,彭亮和女人玉屏关起门来,在那吊15W的灯光下,沾着唾沫将那八千元钱数了一遍又一遍,玉屏的眼里闪耀着兴奋的光彩。为了跑生意,彭亮忙得脚不点地,自然没有多少功夫去偎自己的女人。此时此刻,彭亮看见灯光下自己的女人玉屏一脸的灿烂,他体内的那股欲火便烧了起来,于是这一男一女便将夫妻之间的恩爱课程轰轰烈烈地温习了一番。女人对男人说,你真行呢。男人以为女人是说他帮表兄做生意的事,就用十二分豪气的口吻说,你等着瞧吧,生意场上我定然是一匹快马。他跟女人商量,这八千块的本钱是不够的,我们两人分头再去筹借一点,凑足两万元,我想把生意做大点,也让你过上好日子,你看怎么样?女人点点头。第二天一早,彭亮去找表兄,玉屏就高高兴兴地回了娘家。

        彭亮独立做的第一笔生意是贩鱼。鄂东是鱼米之乡,池塘湖堰皆产鲜鱼,以鄂州樊口的鳊鱼即武昌鱼最为有名。当年毛主席有诗云:“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万里长江横渡,寂寞楚天舒。”一代领袖加伟人的诗广告让一道名不见经传的武昌鱼声名远播。彭亮看准行情,将收购的鲜鱼倒运到甘肃阳关,那里有他的一个同学加朋友。谁知车还未到郑州,集装在箱包里的鱼儿纷纷亮了脊背和肚皮。彭亮一见情势不妙,就当机立断,速战速决,这趟生意不能再走远了,如果等他押车抵达阳关,鱼儿恐怕要腐臭了。车到郑州时正值国庆前夕,他和司机在郑州滞留了三天,专找大型厂矿和公司,终于与两家单位达成协议,将一车气息奄奄,命若游丝的鱼卸车销了,除去运输费和好处费,虽然没有赚什么大钱,可毕竟在没有蚀本的前提下略有千把块钱的盈余。   

        有了这次教训,彭亮的生意经和算盘珠就变得精明起来。远途生意不可做活口买卖,近途买卖不宜做死口生意,否则是要冒风险的。从此以后,彭亮专做对口买卖,倒也很合时宜。安徽六安是大别山的木材集散地,他以前随表兄去过,把六安的木材贩运到江西,路程不远,脱手很快,赚钱也爽手,并且无赊帐。把黄冈的鲜鱼送到武汉大市场,一个倒腾可赚千儿八百的,一月可跑五六趟。人虽然辛苦,但心里总念着那个赚字,有了赚字就有劲头。彭亮辞去民办的头一年,除去一切费用开支,还清东挪西借的借款,净赚了二十万元左右。彭亮与玉屏商量,当年拆了结婚时盖起的土坯屋,不久在原地基上就春笋拔节般站起了一栋明二暗四的两层小洋楼。

        如果女人扳起指头算账,那么女人就是极其聪明的尤物。彭亮又是三个月没有回家了,玉屏的心里先是生出些感慨和牵挂,接着又生出些焦躁和恐惧来。男人成年累月在外面跑,把个女人闲在家里,女人守活寡,难道他一个血气方刚的大男人就忍得住性子?况且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女人很耍赖。特别是那些漂亮的女人,凭本钱吃肯春饭专吃那些有钱男人的口袋,时间长了,不出乱子才怪呢!玉屏想。最令玉屏不安的是,听在城里见过彭亮的石蛋回来说,彭亮在大街上带着一个花容月貌如妖精一般的女孩子勾肩搭臂地走,那劲头粘乎着呢。传闻不可不信,但也不可全信,玉屏自认为是了解彭亮的。还是有湾里相好的媳妇咬玉屏的耳根,说有钱的男人会学坏,学坏的女人就有钱,玉屏你可要多长个心眼呢。玉屏记得上次彭亮回来,从城里捎回一台21寸的彩色电视机,说是这个玩意儿跟她作个伴儿,无聊时可以看看电视解解闷,彭亮知道玉屏喜欢那些很言情很武打的电视剧,临走时还甩手给了她五千块钱,任凭玉屏去买服饰和化妆品。玉屏情愿把男人的这种大度看作是对她的爱,对她的关心,而不愿意把这种大度视为对她的宠,对她的施舍。

女人应该注意这些信号:如果男人殷勤,那是他刚刚爱你;如果男人笨拙,那是他深深爱你;如果男人从容,那是他已经厌倦你。湾里媳妇们的话玉屏打死也不愿相信,但是很快就有一件事情攻破了玉屏的心理防线。那天,彭亮回到了家里,进门就把毕挺挺的西服往床上一丢,玉屏连忙拎起挂在衣架上。闻出男人一身的酒气,看出男人一身的疲惫,玉屏的心里就生出些怜悯来,自己的男人现在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喝酒也是生意呢。这样想着,她就转身去给男人倒茶,边倒茶边问男人想吃点什么。彭亮将手一挥不耐烦地说,我吃过了,你忙自己的吧,别来烦我。玉屏就象遭雷击一般,定定地愣在房门口,陌生地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那天晚上,彭亮倒床便睡,呼噜声如铁匠铺的风箱声一浪高过一浪。枕着男人的鼾声极力想入眠的玉屏,却怎么也睡不着,几次她用手去暗示睡在身边的男人,很想并且渴望为夜生活增添一点夫妻间的情趣,再说,结婚四年多时间了,先前是她主动不要孩子,那时日子太穷,生得起养不起。现在她又很迫切地想要一个孩子,可这个机会男人就是不给他,翻一个身又沉沉地睡去了。玉屏就叹气。第二天天刚亮,彭亮早早地起了床,洗漱完后拎起西服和提包就走,头也不回地对玉屏说,生意忙着呢,我走了。女人站在男人的背影里,说,这就走啊,不吃点东西?男人说,不吃了。边说边向门口走去。玉屏再也控制不住感情的闸门,返身扑在床上蒙头大哭起来,直哭得日头上了三竿,她才懒散地起床,梳妆,打扮。我现在不得不相信那些传闻了。玉屏想。都说女人是花瓶,现在看来,在自己的丈夫眼里,她玉屏连个花瓶也不是了。玉屏就有些透心彻骨的伤心。看着梳妆台上的五花八门的化妆品,玉屏的一股无名火就点燃了。她抬头看了看镜子中的那个女人,抬手扫掉了梳妆台上的那些物什,那些专为女人所宠爱的东西稀里哗啦地在地上跳起舞来。玉屏回想起婚后三年里的幸福时光,不禁在心底生出一些感慨来。那时彭亮不为身外之物所动,热衷于教书育人,热衷于民办转公办,一门心思地扑在教学上,文质彬彬的一副书生模样,获得过不少的荣誉,赚得过不少的口碑,夫妻之间白天相敬如宾,晚上恩爱缠绵,日月再长也嫌短啊。自从她撕了他的教案和课本,逼着男人去下海去赚钱,这个家就不象个家了。与从前相比,现在的日子过得殷实了,可这日子的殷实是被一种虚荣包裹着的。玉屏万万没有想到,从前甘于安逸、乐于清贫的彭亮,如今却彻头彻尾地掉进钱眼里去了,而且不可自拔。这个家从前那种平淡如水、亲情如蜜的生活没有了,有的只是物质的攀比,金钱的权衡,丈夫的常年不归,落得玉屏空守罗帐,心如空城一座。恨过自己的玉屏又转而恨起钱来了。钱是个好东西,可钱又真是个坏东西。难怪迟志强在歌里唱:钱啦,你这杀人不见血的刀。正是这把刀,斩断了夫妻情丝,斩断了尚且留存在她心里的那一线美好的愿望。她恨自己是一个世俗虚荣的女人。为了赚钱她逼着男人放弃了奋斗的理想,为了排遣寂寞她曾违背心愿卷进麻将方城,而这一切已为时已晚。但是无论如何,玉屏决心等男人回来时一定不要男人再出去赚什么钱发什么财,劝他还是回到小学去教书,校长不是说只要彭亮愿意什么时候回去就什么时候回去吗?其实当一个民办教师挺好的,生那些非份之想干什么呢?自己不能一错再错了啊!

夫妻之间过日子,要像一双筷子,一是谁也离不开谁;二是什么酸甜苦辣都能一起尝。当然,这双筷子必须是经久耐用的象牙筷子才行啊!玉屏终于揣摩到了自己婚姻这双筷子的易碎性和危险性。当彭亮再次回家时,玉屏向他和盘托出了自己的想法。彭亮瞪着蛋壳般大的眼睛盯着自己的女人,他简直怀疑这个女人是不是疯了? 要自己不走赚钱发财的阳光大道,却劝他再去走民办那条独木小桥,这个女人不是疯了又是什么? 玉屏在为男人洗衣服时,不经意地发现了男人真皮钱夹里的一张女人照片,照片上的那个女人斜捧一柄花阳伞,在阳光下楚楚动人,照片上的背景是一幢别致阔绰的花园别墅。玉屏拿着照片去质问彭亮,这个女人是谁? 彭亮先还吱吱晤晤的,被玉屏追问急了,他索性向玉屏摊了牌:他说这个女人是他的相好,已经跟他同居了一年多时间,还怀上了我的孩子,以前我不好在你面前开口,今天既然你知道这事了,我只好如实相告了。我这次回来就是商量跟你离婚的,请你不要怨我恨我。我们做了四年夫妻,一日夫妻百日恩,况且是四年呢,我是不会让你吃亏的,你就开个价吧。说完,彭亮从提包里变戏法似的拿出一张早已写好的离婚协议书,摆在了玉屏的面前。

        婚姻是一扇门,那扇门看起来很宽,进去之后却可能越走越窄。玉屏和彭亮的婚姻之门终于到了要关闭的这一天了。在被彭亮的一席话深深震慑的同时,玉屏对这个男人彻底地失望了,那一纸休书让她从头到尾地绝望了!我还能说什么呢?玉屏想,我的这一曲爱情悲剧是我自己一手导演的,而我的人生悲剧的导演竟是——钱——这个千刀万剐居心叵测杀人不见血的恶魔!玉屏茫然地接过了彭亮递过来的那支他专门用来与客户签订合同的依金钢笔,在离婚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这一切的一切都该结束了,钱之殇,正是我的爱之蚀,心之殇。走出那个令她含悲含喜的门槛时,玉屏在心里说。她抬头望去,发现户外的天空比她的心胸开阔多了。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篇文章:黄州风雨斋记

下篇文章:耕夫自画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耕夫犁吧:小说/散文/诗歌/通讯…… 耕夫个人网站(二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027-67880220 电子信箱:whgengfu@sina.com 联系人:湖北-武汉-耕夫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