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问风指路_耕夫犁吧:小说/散文/诗歌/通讯…… 耕夫个人网站! 聊天室 I 论坛 I 免费电影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朋友贴吧>>>问风指路
耕夫责任田
电子时钟
最新作品
·祭诗·挽歌·颂辞——母亲仙逝百日祭
·做母亲的孝子——写在母亲满七祭日
·农民工
·好书如良友
·寒夜忆母亲
·创新是一种责任,更是一种使命
·广州高新区:驱动珠三角创新动力源
·寄友人
·点点滴滴都是爱
·又见紫竹林
本站公告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最新图文
更多……
友情链接






问风指路
发表日期:2006/11/27 17:32:00 出处:http://blog.sina.com.cn/u/1231660263 作者:石猛 发布人:shimeng518 已被访问 326

这个冬天,渐渐地掩藏起许多悲欢。

只见天空中有落叶飘过,

那么多落红残舞起整地落叶。

门前黄泥起,一一随风挤。

黄泥不能扫,落叶北风飘。

 

我穿过了清晨的风,沉默着,不想诉说。

茫然的岁月,我是那一个带有污点的旅客。

站在宿命和时间的手心,听任自己的掌纹游走。

天机一般泄露着心事,不为人知。

一个人的风景中,谁记得谁的发温润如丝?

 

游逛的路口,太多的人太多的心上了锁。

他们努力修葺着崭新或陌生的篱笆。

心门之内,身体之外。

我在与谁游走在这北风呼啸的冬天?

 

停停走走,渐行渐远。

来路和去路一样没有追寻。

我想试着去追问,不追问。

却害怕自己没有底气。

那么,万一或如果,让你看到我的眼睛出汗。

请你也把它当作一种装饰,无关风和月。

 

北风乍起,班驳的影子是我的心。

一寸一寸地爬过光阴的疼痛。

我已经把我的日子过得很旧了,再也不相信。

相信一场会重新来过的风花雪月。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篇文章:花 祭

下篇文章:饮 酒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耕夫犁吧:小说/散文/诗歌/通讯…… 耕夫个人网站(二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027-67880220 电子信箱:whgengfu@sina.com 联系人:湖北-武汉-耕夫

琼icp备09005167